您的位置: 普陀信息港 > 军事

西风多少恨吹芣散眉弯7z

发布时间:2019-06-13 12:08:48

或许,往事总被月光照亮,有月的夜晚,我躲避不了心境的荒凉,当几颗醉眼的星子,乘着浓浓夜色,跌入今夜的杯盏,当一袭袅娜着芬芳的羽衣,在我冰凝的记忆中曼舞,那水中的冷月,镜中的冰花,飞扬的柳絮,竟难以承载痴情的红霜。  假如,能够将词笺中搜肠刮肚的精血,排列成迷津渡口斜泊的舟船,那么我愿带着一盏残灯,几阕新词,借一束瑰丽的闪电,在白昼与暗夜的交替中,在生与死的轮回里,将你人间天上寻遍。你是知道的,我无意于世俗的声色犬马,无意于浮云般的富贵荣华,流转的时光,当一场红尘风月的过后,你的离开,竟令我化做了一只亘古寂寞词,演奏在恍如隔世的舞台,用郁积相思的弱水,血泪班驳的精魂,将一束虚幻的玫瑰,灌溉成绝世傲绽的红花,为我黑白的情感,涂上一抹艳丽的色彩。  人间天上生死的诀别,令多少个孤灯独守的夜晚,唏嘘里,梦一片空白,一串回味疼痛的血,常常会盘踞在我捻笔的手掌上,让所有的哀伤,尽数化做杜鹃啼血的悲鸣。也许,没有你的日子里,思念的弦张得太紧太紧,不知何时,竟已崩断了相思的缆绳,一如我身处于光滑四壁深邃的幽谷,无法攀越记忆的山顶,纵然于一脉清光的寒灯下,却也只是,剪却烛芯一线恨,难消心头万点凉。  当赌书消得泼茶香的琴瑟和谐,空剩下孜然一人,苟活在这孤独的尘世间,独自听风吟,看花落,叹雨悲,怀抱着几多晓寒残梦,沐浴着若干如昨的月光,纵西风多少恨,又怎吹得散眉间深锁的凄凉?  纳兰容若《临江仙寒柳》原词:  飞絮飞花何处是?层冰积雪摧残。疏疏一树五更寒。爱他明月好,憔悴也相关。  是繁丝摇落后,转教人忆春山。湔裙梦断续应难。西风多少恨,吹不散眉弯。

成人癫痫
工业建材
名家论治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