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娱乐

开户细则繁多股指期货冷出场

2018-11-09 18:33:24

  开户细则繁多股指期货冷出场

  本报陈捷上海报道

  2月22日,股指期货开户首日,上海期货大厦17楼,人头攒动。

  “哈,来开户的人这么多啊!”走进大楼的一刻,中金所总经理朱玉辰看着挤满人的房间,喜形于色。

  在这中国资本市场发展史上标志性的一刻,上海东证期货客户服务中心经理那丽丽正全神贯注地盯着门外的电梯口——“国内开立股指期货账户的人即将出现了!”

  东证是首家通过中金所投资者适当性报备制度的期货公司,前一天就有客户约好这天上午9点前来开设股指期货账户。

  9点整,开户正式启动。一位西装革履的人走出电梯,直入东证的客户服务室。“股指期货人就是他,我们的老客户应先生!”那丽丽向在场的人兴奋地介绍。

  但稍后有确切消息传来,首开股指期货账户的是浙江天马期货客户(现已改名为“浙商期货”)。这令那丽丽和她的同事们略感失望。

  不过,在这个历史性的白天临近结束时,那丽丽仍然对首日的开户业绩表示满意。“截至下午三点,我们股指期货开户数量是五个。”那丽丽认为“这个数字不错了”。

  因为在这一天,全国各地许多期货公司营业部的股指期货开户数,都是零。

  早上进门时为热烈的开户场面高兴的朱玉辰也很快明白过来:“哦,原来来的人大部分是啊……”

  “来的大部分不是开户的”

  “问的人多,开户的人少,我们这里是一个开户的也没有!”上海期货大厦另一家期货公司客服主管说。

  上海期货大厦内数家大型期货公司营业部的情况也大致如此。

  “我们营业部今天没有来开户的客户,倒是来了不少。”另一家期货公司开户人员介绍说,据说上海经纪业务做得的那家券商,其旗下期货公司今天股指期货开户也没开。”

  海通期货总经理徐凌也表示,首日前来开户的有个人和机构,但都是海通期货的预约客户,总体数量并不多。

  “其实我们的5个客户中,也有3个是做商品期货的老客户了,还有一个是关系非常好才来的。”那丽丽承认。

  同样情况也发生在北京和深圳。从北京国泰君安期货营业部传来的消息是,22日一上午,那里都没有等来一名开户人,只有零星的咨询者。

  股指期货开户首日门庭冷落,在业内人士意料之中。

  “开户手续挺麻烦的,花的时间比较多,而且很多客户对相关规则不甚了解,开户过程更会耗时,所以今天客户就是打问问,来开户的少。”南华期货上海营业部客服主管王晶琪向表示。

  东证期货首位股指期货开户者应先生,从拍照到完成与期货公司签订《期货经纪合同》,用时大约半个多小时,低于此前媒体预估的一个半小时。

  “半个小时算是神速了!”那丽丽说,应先生是期货老手,材料准备得非常充分,而且答起题来也是飞快,限时半小时的测试,他十分钟即已完成,而且30道题只错了4题。“如果是普通人,整个流程大概需要一个小时。”

  这天下午两点,一位扬州期货炒家在东证期货开户,整个流程便耗费了一个小时,“说实话,时间有点长。”这位投资者略显焦躁地说。

  “开户细则有95条之多”

  更重要的是,不少期货公司甚至还未明确开户的实施细则,“像我们总部就没传真细则给营业部,所以即使有客户要来开户,我们也爱莫能助。”前述期货公司客服主管说。

  这家期货公司的设想是先给欲开户的投资者做集体培训,然后才给他们办理开户手续。

  据那丽丽介绍,开户实施细则需要由期货公司自行制定,然后上报给中金所,经中金所批准报备后期货公司才能办理开户业务。

  “千万不要小看这个,我们公司制定的细则就有95条之多,上报后中金所还会要求修改,有些(期货公司的细则)反反复复地被修改。”那丽丽说。

  根据东证期货的开户流程,客户来到公司申请开户,首先拍照留证,随后进行综合考评。《股指期货自然人投资者适当性综合评估表》显示,综合考评包括开户人的年龄、学历、商品交易经历、证券交易经历、金融类资产、本人年收入、个人诚信记录等7项,每项都有相应的分值。

  “申请人至少要拿到70分才能过关,其中分值的一块是金融类资产和本人年收入,如果你有100万以上的资产或者年收入在30万以上,就能拿到50分了。”南华期货上海营业部员工杨雪松说。“当然,投资者必须当场提供证明文件。”

  而商品交易经历和证券交易经历,需投资者提供加盖相关期货公司结算专用章的近三年商品期货交易结算单和加盖相关证券营业部专用章的近三年股票对账单。

  限时30分钟的答题测试,共计30道题,“答题测试必须得到80分才行。”那丽丽表示。

  而第三步查询投资经历,中金所规定投资者必须具备至少有10个交易日、20笔以上的股指期货模拟交易经历,或者近三年具有10笔以上商品期货交易成交记录,投资者可以提供结算单。

  “股指期货门槛高,真正有意要参与的有实力的投资者比较理性,现在没有明确正式上市的时间,何必一窝蜂地去抢着开户?”南华期货副总经理虞琬茹解释道。

  另一位基金经理则认为,由于证券公司IB业务(即券商担任期货公司的介绍经纪人或期货交易辅助人)尚未开通,因此纯炒股者暂时还不会进入股指期货的开户行列。“一旦券商营业部有动作了,那开户数量是相当可观的。毕竟纯炒期货的,50万门槛就可以刷掉很多人了。”

  “以冷清求稳定”?

  冷清的开户、繁杂的手续和高门槛背后,是监管层如履薄冰的谨慎心态。

  这种谨慎也体现在对机构投资者的态度上。据一业内人士透露,监管层至今未批基金等机构投资者参与股指期货相关规则,使得机构投资者目前还无法进场。

  “监管层的意思是,现在不求规模,而求平稳推出。他们不想在股指期货推出初期就造成太大波动。”这位业内人士解释说,“期货市场毕竟风险比较大,大资金进场万一操作不当问题会很大。”

  因此,业内人士普遍认为,股指期货推出初期,市场规模将会较小。

  更有市场人士戏言,监管层对股指期货推出之初的指导思想是“宁愿半死不活,也不能鸡飞狗跳。”

  一部分市场人士对这一系列举措持保留意见,认为一味以行政干预求稳可能会得到适得其反的结果。

  “当务之急就是要将基金、券商等机构投资者引入股指期货市场。”同济大学上海期货研究院院长助理刘春彦说,“如果不让基金进来,都是一帮散户在里面炒,市场投机性太强,与发展股指期货是为了控制风险、管理风险的初衷背道而驰。”

  一位在香港有股指期货投资经验的私募经理告诉,初期因规模小很可能经常出现期现价差,“这将给套利性的资金提供机会。”

  “我以前就是做商品期货,股票做得很少,参与股指期货不瞒你说,就是为了投机!”前述扬州股指期货开户者也在开户当天向本报坦然表示。

  私募基金凯石投资总经理陈继武则表示,“如果市场因规模小而缺乏足够流动性,对于我们而言参与的意义就不会很大。”

  证券市场人士黄湘源评价说,中国资本市场的问题不是创新过度而是创新不足。“试图使市场化运作变成规定性动作的操练,不仅徒劳无益,反而会使得过于理想的市场化成为失去野性的华南虎。”

  不过,也有基金经理对监管层稳步推出的举动持认同态度。

  “股指期货是一个长期的东西,不用急着做大,必须先对这项工具有充分认识。”私募基金上海重阳投资首席投资官李旭利表示,“初期虽然规模不大,但也不意味着市场投机性会很强,毕竟中金所设立了非套保的持仓限度,对投机有所抑制,期指价格不会很离谱。”

  “基金参与股指期货,有它的难处。”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沪深300指数基金经理说,“由于国内基金此前参与期货市场经验甚少,这方面的制度建设与完善需要较长的时间。监管层也需要时间来观察股指期货市场,只有做到十分有数才能放行。”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