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普陀信息港 > 美食

31南水北调焦作段拆除工程招投标引质疑

发布时间:2019-06-16 04:57:28

31_南水北调焦作段拆除工程招投标引质疑

数年前,在南水北调焦作段拆除工程实施过程中,因一起假借资质而引发的纠纷至今仍未平息,由此牵出业内人士对南水北调拆除工程款的关注与质疑。 知情人向《中国经营报》透露,南水北调焦作段拆除工程在实施过程中,部分工程存在邀请招标、限定投标主体等不规范行为。拆除工程款的给付更是与市场普遍操作相悖,如果按照公开市场竞标运作,不但可以为国家节约数目可观的拆除费用,甚至还能为国家“创收”。但南水北调焦作段的拆除工程却恰恰相反,拆除企业不仅不需要“上交”款项,反而还可以得到国家拨付的拆除费用。 对此质疑,焦作市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有关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拆除工程均按国家相关规定执行,不存在不规范操作。 招投标引质疑 公开资料显示,焦作是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穿越中心城区的城市,长约8.82公里总干渠通过该市城区,另外,在8个月内迁移人口29529人,拆迁房屋191.55万平方米,被视为中线工程的“重中之重”。 “当时我参与了其中部分拆除工程,后来发现跟其他的拆除项目不同,一般的拆除工程都需要先‘买’下拆除项目,以残值获取利润,但南水北调拆除工程不但不需要交钱,反而还可以得到国家拨付的工程款。”沁阳市金土地房地产服务有限公司刘红利向表示:“这也是我和方文亮发生矛盾的主要原因,当时方文亮借我父亲公司的资质参与水采社区的拆除工程,由于我父亲年事已高,所以后期事务我代为处理,我觉得国家补的工程款不该拿,所以3年前我已将此事举报至焦作市检察院以及沁阳市检察院,至今没有结果。” 但方文亮告诉:“我借资质的事属实,不过我和沁阳金土地之间的纠纷已经过法院判决,国家拨付的工程款应该我得,金土地的实际控制人刘红利始终不给我,她是想侵吞我的财产。”双方各执一词,由此引发业内对于拆除工程的关注。 “水采社区是马村区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建设指挥部办公室直接招标的,招标分为公开招标和邀请招标,当时国家对这方面的要求不是很明确,所以采取的是邀请招标。”马村区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建设指挥部办公室原主任牛鸿飞表示。 2000年1月1日起施行的《招标投标法》规定,国务院发展计划部门确定的国家重点项目和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确定的地方重点项目不适宜公开招标的,经国务院发展计划部门或者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批准,可以进行邀请招标。 刘红利表示:“2009年,南水北调拆除工程有很多是通过公开招标实施的,所以水采社区采取邀请招标并不符合国家规定。”通过查询相关招标信息发现,2009年8月,马村区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建设指挥部办公室发布招标公告,对阳光社区、丽园社区、颐春社区等进行公开招标,拆除面积约110000平方米,有平房、住宅楼、办公楼等。 曾参与上述项目投标的人员告诉:“上述招标也不规范,事先对投标企业做了限定,投标企业必须在焦作有备案。”针对该说法,曾任马村区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建设指挥部办公室主任牛鸿飞表示该招标不是马村区南水北调办公室直接招标,所以“不清楚”。 刘红利认为,如果通过公开招标,可以减少招标过程中的暗箱操作,更为关键的是,各拆除企业通过公平竞争,将为国家节约大量的建设资金。 被忽视的“残值” 据当地媒体报道,2009年10月,位于焦作市南水北调工程总干渠绿化带上面积为8750.32平方米的理工大学机械厂厂房及附属设施、家属楼拆除工程通过公开招标,河南省现代爆破技术有限公司甘愿自己拿出316000元,在18天内完成全部拆除任务,此一项就为国家节约征迁费30余万元。焦作市建设工程招标办公室多次与相关部门就拆除工程各个环节进行磋商,尤其在投标报价上允许采用负报价(倒贴)的方式确定中标人,开创了焦作市工程项目招投标确定中标人的先例,也为今后实施拆除项目招投标管理积累了经验。 “实际上,‘倒贴’在建筑拆除领域是普遍的‘行规’,要干拆除的活,无一例外的都是要把建筑物业先买下来,然后通过变卖废旧物资获取利润,即残值。在拆除过程中,废钢筋、旧砖块、旧木料、门窗等都能卖钱,运气好的话,建筑垃圾也能卖钱,厂矿企业可以用来垫院地。”刘红利拿着密密麻麻的流水账本给算了一笔账,“2009年的时候,废钢筋售价2100元/吨至2800元/吨,机械人工成本约300多元;人工刮砖四五分钱,旧砖块可以卖到0.16、0.17元,量大利润就有了,木头好的论根卖,不好的论斤卖等,有经验的拆除公司通过合理回收,都有很大的利润。” 不过,上述人员的说法遭到焦作市南水北调办公室主任段承欣的质疑:“据我所了解,南水北调工程当时要求时间紧,工程量大,国家有专项资金用于拆除工程,拿水采社区来说吧,拆除的对象都是老百姓,他们把包括门窗、电线等,只要是能利用的物资全都拿走了,甚至个别的连地砖都撬走了,所以残值不大,根本无法抵消拆除费用,这跟工矿企业的拆除不一样。” 刘红利向出示的在同一时期的数份拆除合同显示,凡涉及焦作市南水北调拆除工程的项目,国家都拨付有专项的工程款。这一说法也得到了马村区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建设指挥部办公室原主任牛鸿飞的证实:“南水北调拆除项目国家确实有专门的资金,我们都是按照相关规定拨付给拆除单位的,但具体标准由于时间久远记不清了。” 有知情人表示:“南水北调项目拆除工程款一般按10~15元/平方米的标准进行拨付。但被拆除企业在拿到国家拨付的资金后,又将具体拆除的建筑卖给专业的拆除公司,所以,国家根本就不用拨付工程款依然能顺利实施。” 公开报道显示,焦作市拆迁房屋约191.55万平方米。此拆迁面积粗略计算,南水北调焦作段国家拨付的拆除工程款将高达约2000万元。不过,该说法未得到焦作市南水北调办公室主任段承欣的正面回应。 焦作市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有关人员质疑道:“在焦作拆除工程做设计时,没有考虑废旧物回收,这‘一反一正’,每平方米相差几十块钱,国家损失至少数千万元,而拨付的资金有很多拆除企业并未拿到,还要给被拆除单位交钱。”

商城小程序
sem优化需要做好哪些工作
自助建站平台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