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阴道独白跨性别版纪念女性主义话剧20周年

2018-11-08 10:59:19
变性人 今年是大名鼎鼎的女性主义话剧《阴道独白》20岁的生日。自问世以来,除了收获一片掌声之外,《阴道独白》也遭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批评,例如有色人种批评它过度强调白人、中产阶级女性的生命经验,而无视有色人种、底层女性的生命经验。 但在诸多批评声音中,突出的莫过于——《阴道独白》对于“何为女性”的理解过于狭窄,变性人的角度几乎彻底排除在外。今天,我们以什么样的方式来纪念这部伟大的女性主义话剧?美国的Mic网站邀请了变性人(女)来改编这出戏剧,让变性人发声,说出她们的身体和情欲经验。 在中国,有赖于大众媒体、影视剧、同志机构等渠道的再现,同志平权运动正在逐步推进,但在当前的性少数平权运动中,变性人群、跨性别者依然处于失语的状态。他们更多是以污名化、奇观化的方式获得大众媒体上的再现,如几年前海天盛筵事件中的“孙静雅”被曝是变性人,又比如几年前媒体对于“快乐女声”刘著奇观化的报道。 有些媒体对于变性人的报道看似正面,但其实是一种放大镜式、甚至是哈哈镜式的扭曲再现。例如之前很多类似“某某跨性别者比男性更俊美”的热帖,对于大部分变性人或跨性别群体都是过于极端的,他们也不像金星这样成为在文化、经济、社会各层面的成功人士,他们可能像芸芸众生一样普通到不能再普通,但他们的生命经验,有多少媒体会真正关注呢?为此,小爱专门编译了这个跨性别版的《阴道独白》,也希望大家可以看到更多元的跨性别、变性人群体自己的声音。 1、你如何称呼你的生殖器? 《阴道独白》里经典的一幕莫过于被访者为他们的生殖器起的千奇百怪的名字,如小乌龟、两块乳酪等等。不过Mic在问到这个问题时,大部分人却表示不太会用这种调皮的形容来称呼自己的生殖器。 近一半的人压根不会提到他们的生殖器,或者只使用一些很正统的词汇,如生殖器、阴茎、阴户等等。另外一些人会使用一些很负面的形容,如畸形、丑陋肮脏的东西甚至出生缺陷。 “大多数时候我什么都不称呼,我对于不需要的东西一直是这样的做法。” “我不会特意去想它叫什么啦……毕竟它就在那里,你懂的。” “恐怖的大阴蒂” 2、你的生殖器会让你想到什么? “什什么都不会想到,我会克制自己去想它。” “别人身上的某些东西。” “像癌细胞一样,想把它消灭。” “悲伤。” “一根维也纳香肠和珠宝袋里的两颗小杏仁。” “大象的鼻子,或者那种水生的虫子……那种生物像没割过包皮的阴茎一样。” “一根畸形的香肠,雌激素让它看起来很不对称,一边比另一边细很多,所以很像一根做坏了的香肠。” “我的生殖器让我想到了女巫的魔法棒,我必须要小心对待它,别人也总是误解它,但它也确实能启发和控制一些东西。” “一个鬼屋,有时候我会受到惊吓,有时候我又会觉得很好玩。” “一个冒险家。她随时可以行动,在斗争中艰难存活。她不再走她熟悉的路,去那些她想回去或者忘记的地方,而未来还有巨大而又痛苦的挑战在等着她。”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