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普陀信息港 > 历史

无人驾驶普及之后人们会不会接受手动驾驶入

发布时间:2019-04-11 11:57:41

无人驾驶普及之后 人们会不会接受手动驾驶入刑?

作者:未知来源:首席执行官

易财经9月15日讯 新莫干山会议?2017于2017年9月日在浙江省德清县莫干山举行,主题为科技创新与社会变革。电子科技大学教授,成都电子科技大学互联中心主任周涛谈论了《数据时代的伦理困境》,他表示,往后看未来三四十年,如果无人驾驶变得非常普及,大家可以想像,人驾驶毫无疑问,在一半以上无人驾驶车辆中是危险的因素,因为其他人通过物联早就排好队了,现在我们看到酒驾入刑可以接受,那再过二三十年,我们会不会接受手动驾驶入刑,因为在那个时候,可能90%交通事故都是由真人造成的,那是不是要剥夺我们手驾的行为。这就是我们要不要为可能性来买单。

以下为文字实录:

主持人:谢谢汪老师给我们一个精彩的分享,从开头,他从上海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开始。他所讲的,一切问题都是人的问题,一个人的问题都是关系的问题。

本身在人类社会里面,人和人关系之间就是一个络,但是由于这个络技术的发展,使得我们这个络变得更加清晰了,与此同时,我们会发现,人类为了解决问题,同时又创造了很多问题。比方说人类实际上是渴望交流,惧怕孤独的,这在前面几个老师演讲当中也都提到了,但我们会发现说,当络使得我们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变得更为简单,事实上我们发现在关系当中的关系变得更加复杂了。另一方面,人类是寻求聚居的,但我们会发现,在络技术或者说在智能进展下,群体实际上变得更鲁棒了,但是感情却变得更脆弱了。正像有一些故事或诗里面说的,当你看到现在已经非常容易到说,你看一眼,只要你看一眼,就能够解锁它,你就可以发现在这个世界上只能被一把钥匙打开的锁已经很困难。当你发现能够认识妹子很容易,你会发现一生只爱一个人变得很困难。

接下来我们有请电子科技大学教授,成都电子科技大学互联中心主任,2011年第十二届中国科技奖年轻获奖者周涛和大家分享《数据时代的伦理困境》,有请。

周涛:首先很高兴,在这么漂亮的地方和大家聊,刚才万匆蔡岬搅耍涫挡还芪颐悄谛闹惺遣皇腔沽糇哦砸郧熬墒贝木炝担蛘呶颐嵌孕碌氖菔贝购苊H唬俏颐窍衷谝丫叩揭磺卸急患锹迹磺卸急环治觯酱笫莸氖贝2还苁俏颐呛团笥阎涞逆倚睿故俏颐窃诨チ厦恳淮蔚慊鳎导噬隙家丫患锹枷吕矗环治觥

那现在全世界目前存储的数据总量是16ZB,再过8年,这个数字会翻10倍,到达163ZB,那有了这么多数据,不等于我们就能真正驾驭好这些数据。

实际上在大数据时代,我们面临的矛盾,就是可获取数据总量爆炸性增长和我们普通人分辨甄别数据的矛盾。我们在亚马逊上看到500万本书,淘宝上有12亿单品。实际上我们人类是通过几百万年的时间,才慢慢适应从一个树上活动的猴子变成在大地上行走,但是短短半个世纪,回想50年前,我们是一个信息高度匮乏的社会。就这半个世纪,把我们从一个信息匮乏的社会,变成信息极度充裕的社会。

不管从身体,还是大脑,我们其实并没有做好再一个高度信息化社会生活的准备。与其说我们是信息的主人,我们去驾驭这些信息,不如说我们很多时候是出生的婴儿,我们被互联、服务机构、中介一勺一勺的喂下去这些信息,但我们不知道这些信息背后到底哪些是营养,哪些是副作用。

所以今天我们讨论的问题,是看我们这一代人是否真正做好了进入大数据时代的准备,还要做什么样的准备?在我看来,大数据时代,或者我们说未来数据时代,带来冲击和挑战,还不在于数据的安全和隐私,而是在数据可能带来的伦理问题。

我花20分钟给大家讲两方面的东西,方面,我想谈一下数据中立性的问题。我们表面上看起来,技术应该是中立的,它本身不会带来偏差。实际上这些设计和数据背后可能会带来很大的偏见。举个例子,这是半个多世纪以前,美国有一个设计师叫罗伯特?摩西斯,这个人有一定的种族歧视,但在那个时代很常见。他在给纽约城市做设计,过两边桥口都有一个低矮的桥,这个口实际上是公共汽车过不了,只有私人小轿车才能过,而那个桥又很长,这就使得往往穷人乘坐公共工具,他们是到不了这些公园,这些公园则变成了能够乘坐私家车的富人之地。

虽然说它没有把歧视写进某个文件中,但这个设计本身就使得歧视嵌入在城市中。在五六十年前在美国这种歧视是非常常见的,但现在是不得了的歧视。

那互联上比这个还要更隐讳的多。我是从2007年开始做一些个性化推荐的工作,个性化推荐,其实不是一件神秘的事情,他本质上就是去看,一个人原来的消费记录和他消费的习惯,去判断他喜欢什么东西,忍受什么价格,然后给他们推荐。在个性化推荐中,对一个人会给出充分的画像,其中很重要一块就是价格敏感度,就是这个人对价格是不是很敏感。

大家可以想像,如果一个人,他平时很穷,或者就像学生党,一般没什么钱。那我在搜索一个类型的商品之后,我总是喜欢按价格排序,总是倾向于去点击收藏购买那些的东西。如果我长期有这样的习惯,将来你搜索任何一个东西,因为你在系统中价格敏感度这个维度得分特别高,所以你能看到,所有推荐给你的,和你看到前N页全部都是特别便宜的。这是一个小事情,但是它的背后其实代表着是,我根据计算机表面上做起来是非常中立,我是为了提高你的点击率做了这个判断,实际上他背后带来是价格和经济上的歧视。比如LV店门口挂一个穷人与狗不得入内,肯定会被砸掉,但是互联上这些歧视会隐讳的多。

我们假象,走到一个城市里面去看,我们如果需要设计一日游一条线路,很多时候我们都把它交给计算机来设计。有的时候到系统中去看我们的顾客,有几百万顾客可以选择,很多时候计算机会做推荐。当我们在大学的时候,规划我们的人生,也许将来依赖于人工智能。随着人工智能能越来越深入清晰的去了解我们的过往,包括了解我们的经济生活水平,了解我们的家庭,它原则上能够作出越来越适合的推荐。

在未来一个穷人,一个富人,会抵达城市中不同角落,他会下载不同的课程,会规划不同的人生,那在那个时候,我们原来在虚拟世界,正是因为人工智能获取越来越多的数据,所以它更好了解我们的家庭,我们的习惯,我们的背景。

那么这些看起来越来越的信息推荐,实际上可能使得我们穷人和富人,抵达了不同的角落,规划了不同的人生,选择了不同的课程。而未来在虚拟世界带来的差异可能更大,从而他们有可能从小这些出生好家庭的人和一般家庭的人,可能他的人生观,他的视野,他的格局,以及他的成长轨迹可能会变得更不相同。

其实技术本身发展的不平衡,也会带来一些中立性的偏差。那中国是一个在几千年来都重男轻女的一个国家,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很多女婴一出生就夭折,甚至被活活的淹死,被活埋掉等等。虽然现在扼杀女婴的事情在现代中国已经很少,但直到现在我们依然不允许公立医院的医生告诉爸爸妈妈,婴儿是男是女。

我们除了男女抛开不提,我们现在有了更多的技术,通过B超,通过彩超,通过基因技术可以发现出生前的重大残疾。如果发现重大残疾,医生一般建议流产,这是很好的技术,没有什么坏处。但是我们想想,由于彩超技术发展在前面,所以能够被B超发现的一些重大残疾,这个孩子活下来的可能性就变小了。近基因技术的发展突飞猛进,很多重大的隐形疾病可以通过基因发现。如果基因技术发展跑到B超前面,显然容易被基因发现的这些问题,可能小孩出生的概率就会变小。

看起来哪怕是同样严重的先天性的疾病,一个孩子,有多大概率能够出生出来,我们且不说出生下来是好是坏,很大程度上是取决于不同生物医疗技术发展的现状,其实是这些技术从某种意义上决定了要不要放弃这个生命。

现在我们通过一些代谢的分析,我们是可以找到一些疾病的,它能够在二三十岁以前,他都能够生活的很健康,但是它二十多,三十岁以后,可能会遗患重大的疾病。有些人的智商他不是弱智,但他好像比平均的智力要稍微低一点。当我们对一个人未来健康、生理、心理能力描摹越来越清楚的时候,那这些人未来有没有机会出生?还有多得大机会?这些都是涉及到技术,会不会由于它自身发展不平衡,或者技术本身带来一些中立性偏差。

第二个大的问题跟大家讨论技术时效性的问题。

我翻译一本《大数据时代》,曾经举了一个很极端的例子,说将来我们能够有技术去预测犯罪,从而在你没有犯罪的时候就逮捕你,这样的例子好像在现实生活中还没有发生。但是美国国土安全局已经在反恐系统中,通过人脸识别以及轨迹和记录,来判断一个乘坐飞机的人,多大可能性是恐怖分子。如果你被判断疑似恐怖分子,就可能有几个小时的检查,经常会误掉这些飞机,这依然是相对比较极端的例子,它背后的问题是,尽管这个技术能够提升社会安全度,但是我们应不应该为尚未发生的罪行来买单?

如果这个例子跟我们生活远,那我再举近的例子,也就是酒驾的例子。酒驾背后其实也有很强的数据支撑,但是酒驾本身法理是微妙的水幕秋千厂家
,因为你喝了酒,所以发生交通事故的可能性大,因此在没有发生交通事故的时候就先把你逮起来。但是它背后依然想做的事情,是为了避免更严重的公共安全事故,所以把它写进法律。如果我们觉得酒驾习以为常也都能接受,那我们再往后看未来三四十年,如果无人驾驶变得非常普及,大家可以想像,人驾驶毫无疑问,在一半以上无人驾驶车辆中是危险的因素,因为其他人通过物联早就排好队了,现在我们看到酒驾入刑可以接受,那再过二三十年,我们会不会接受手动驾驶入刑,因为在那个时候,可能90%交通事故都是由真人造成的,那是不是要剥夺我们手驾的行为。这就是我们要不要为可能性来买单。

我们每个人都可能在年轻的时候有过很多不该做的事情,犯下不该犯的错。举个例子,比如说当大家在中学的时候,可能打过一次架,因为这次打架,可能在公安部门有过一些不良记录。在大学为了爱美,为了爱虚荣,买iPhone,借了校园贷,拖欠很多年。这样的事情在现在数据分析能力中,都能够被记录下来,所以十多年前的一些问题,可能会影响三十岁的你去买车,买房,而影响你的创业,笔融资,尤其是债权融资,可能影响你在婚恋站中的排名,使得你找不到心仪的对象。

我们经常有一句话说,我们要怀揣梦想,但绝大多数都还生活在当下。如果说某一天,我们生活前五年成都会所
,十年,二十年的时候会影响现在,而我们现在的行为自然又会影响五年,十年,二十年以后的生活。大家可以想像,这到底是一种幸福,还是一种巨大的负担。在那个时候,尽管中国有一句古话:浪子回头金不换。是说我们犯了错误,我们的兄弟姐妹,爸爸妈妈会原谅我们,但是计算机会遗忘这些问题吗?人工智能会相信我们吗?当长期信息被记录,我们可能的选择,按照主流价值观,按照正确的方式前进,这个时候所有的特立独行,所有的放荡不羁,恐怕要付出的代价都比以前更大了。

我想说,随着人工智能、大数据的发展,未来除了它会带来伦理问题,未来整个伦理和道德规则的建立也许不再掌握在我们自己手中。举一个简单例子来看,为什么说将来我们连道德伦理法则制定可能都不能拿在手上。依然回到自动驾驶这个例子,我们想象一个场景,我们在路上开车,突然路上窜出来一波人,这波人是违反交通规则的,横冲马路。一种方式是开过去,压死这些人。另外一种可能性,左转一下压死旁边这个人,但这个人是无辜的,但可以少死。另外一种是干脆,我右转,自己会受重伤死亡,但其他人都不会死。

有的人牺牲自己,不愿意伤害别人。但有些人相对自私一点,愿意伤害别人,不愿意伤害自己,但不管我们那个时候做什么样的抉择都是自己的抉择。

但是我们现在坐在一辆车里面,我们需要人工智能机器人,帮你判断你到底是牺牲自己,还是压死四五个违规者,还是压死一个无辜的人。在这种大的道德伦理拷问的背后,也许作出回答的是人工智能或者至少他需要我们,把我们的道德伦理变成一条条冷冰冰的规则,然后再变成一行行代码,写在机器里面去。那个时候,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我们人类的尊严会受影响吗?我们谈我们人类的道德和人格力量会受影响吗?如果有越来越多的传感器在我们人类社会中逐渐渗透到社会里面,我相信很多原来需要我们做决策的地方,会逐渐由计算机来做决策。

我们不知道未来的世界,现在我们人类很厉害,在这个世界中是的统治,但是任何一个物种都有盛衰,它也会消亡。我们不知道人类会因为什么样的原因,某一天走向衰落或者走向灭亡。比如说是小行星碰撞,把人类撞没了,也有可能由于自己导致环保问题埋了自己,也有可能人工智能发展改变了这个物种或者重塑了这个物种。

回过头去看几千万年前,可能有某一只猴子,他从树上下来行走,变成了人。假设这些猴子都能活到现在,有人这么聪明思考,他可能会埋怨这只猴子,因为这只猴子变成了人,所以其他的猴子被赶出了栖息地。如果我是这一群猴子的话,我会觉得很骄傲,也许我生活的家园大幅度缩小,但是从我背后走出了一个更强大,更智慧的种族。

所以我不知道在人类往后发展,通过机器的进入,通过基因工程,通过很多大的变化,我不知道人类终会走向何方?会不会从我们下面几代就有一个更高的智慧。作为一个研究人员,我仍然希望科学家,还有我们的艺术家,还有经济学家,社会学习,依然包含热情在前沿上探索。不管是为我们自身,还是为下一个新的智能形态做的准备,谢谢大家。

主持人:谢谢周涛给我们的精彩分享,也谢谢他提出了看似离我们非常接近,但非常深刻的伦理问题。实际上他说的,也让我们背后冷汗之流。有一天无人驾驶合法,有人驾驶使你入刑。而有一天你想浪子回头,络大数据坚决不干。当机器不尊重人类,也许我们应该想一想究竟失控的是机器,还是失伦的自己。技术加速了问题的解决,也加速了问题的发生,在这个时代里面,可以大言不惭的说,这是的时代,这是差的时代,这是智慧的时代,这是愚蠢的时代,这是光明的季节,这是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人们正在直登天堂,人们正在直下地狱,

如果再次回顾我们会发现历史永远都是惊人的相似,唯有焦虑之极才能找到生存之路紫贻贝价格
,正因为在时代夹缝里才能放手一博,涅盘重生。世界很复杂,我们要改变它,世界再复杂又怎样,唯有智慧能跟世界一同成长。即使有一天这世界改换模样那又何方。唯有思想的光芒永不熄灭,因此我们非常地高兴也非常感谢大家能够今天一起来参加这样一个思想的盛宴,有着思想的碰撞。

我们分论坛上半场,与大家分享解析复杂世界的现象与未来,告一段落。下半场我们将进行一个讨论,人工智能的无限未来,谢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